开启左侧

女奴骊彤的故事(六)

  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黑暗的左手 发表于 2022-5-10 16:03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六 鞭打

捆好后导师把骊彤牵进了教室,让她继续跪在学员面前。
“调教奴隶的第一件事,就是鞭打奴隶,这是让奴隶记住自己的身份。”
“鞭打奴隶的力度很重要,不能太用力把奴隶皮肤打坏了,这样的奴隶价值就降低了。鞭打力度也不能太轻了,否则奴隶不会服从主人。”导师讲解着鞭打奴隶的原因。
“这个奴隶是演示奴隶,你们在还没有掌握鞭打技巧的时候,你们还没有掌握鞭打技巧,暂时还不能鞭打她。”导师对学员们说。
骊彤现在赤身裸体被捆绑着,跪在一群少年面前。她也听着导师说的话,导师讲的就是怎么驯化奴隶的知识,而自己就是那个将被驯化的奴隶,让她心里为自己的悲惨命运感到非常难过。当听到说要鞭打奴隶,骊彤的裸体就一阵哆嗦,她不知道今天会承受到什么样的鞭打。
“马上会为你们每一个人配一个专门用来练习鞭打的奴隶。”
听到导师这个说法,让骊彤大吃一惊。这个基地还有专门用来练习鞭打的奴隶啊?这些奴隶是什么样的啊?
很快,专用的鞭打奴隶被送了过来。是两个立柜大小的大箱子,箱子上面画着一根皮鞭,下面有轮子和动力,可以自己移动,由四个男性奴隶负责操纵。
两个大箱子送到之后,四个男性奴隶把箱子的门滑开,里面竟然吊着一排女奴。这些奴隶都是年龄在十八,九岁左右的少女,一个个皮肤白嫩细腻。可能是因为年轻皮肤好,鞭子打了恢复得快。她们的身材和模样都非常一般,因此在基地管事眼力价值很低,很自然被选用做鞭打专用奴隶了。这些年轻的女孩们双手被皮带铐住吊在箱子上面的横梁上,下面脚踝也用皮铐铐住的,被固定在箱子底部。
骊彤看到这些被用作鞭打的奴隶一个个表情很恐惧,眼里流着泪。她们都是被学校诱骗或者绑架来的。被作为了专门用来训练鞭打的奴隶,这样的命运对这些少女来说真的好可怕。
她们被四个男奴一个个从箱子里取了出来,用的是房顶降下来的专用吊奴铁链,挂在训导室后部空旷的区域。这些鞭奴被吊起来的高度被调整到只能用脚尖点地保持稳定的程度。这个高度是为了避免手腕承受太大的拉力,但又很难自由移动身体躲避皮鞭。
把鞭奴处理好之后,这四个男奴走过来,把骊彤牵了起来。几个男奴都穿着奴隶的皮革紧缚衣衣,脖子上也戴着能电击的奴隶项圈,下面还锁着金属贞操带,全部打着赤脚。骊彤和牵自己的男奴目光对视了一下,他的模样很帅,但表情很木然。可能是因为受过很严厉的驯化,精神已经被严重破坏。
他们把骊彤也牵到了教室后面,和那些鞭打奴隶一样被吊挂了起来。做完这一切后四个男奴自己走到墙角跪了下来。
导师和学员们来到了训导室后方,每个学员都分配到了一个鞭打奴隶。他们拿着皮鞭站在自己的女奴身边。这些鞭奴自己将要被鞭打,一个个非常紧张,有几个少年用皮鞭的鞭柄轻轻拍打着鞭奴的身体,鞭柄每触碰到她们身体一次,鞭奴身体就像被电击似的抽动一下。
而导师使用的奴隶,就是骊彤了。他将鞭柄抵在骊彤的背后,对所有学员说。我先先抽打这个奴隶作为演示,大家注意我皮鞭的力度,这从身上鞭打红印的状况就能分辨出来。现在,我开始抽打了。
“啪,啪,啪!!”导师的皮鞭不紧不慢的抽打了三鞭在骊彤的身上,这三鞭的力度并不大,但骊彤还是发出了惨叫。导师并没有继续鞭打女奴,而是转身对学员们讲授他打这三鞭的原因。
“这三鞭我打得并不重,这是为了测试我的力度是否合适。每个奴隶能承受力度都不一样,需要先鞭打几次进行测试。”
“这并不重的三鞭,这个奴隶叫喊得这么大声,所以我们要记住不要在乎奴隶的哭喊大小,只观察鞭打后的鞭痕就行了。”导师说得很残忍,骊彤听得心惊胆战。
说完,又是三鞭。这三鞭得力度比前三鞭大了。导师观察了一下,又是力度更大的三鞭。这样测试了五次之后,导师又开始对学员们讲授了。
“经过这几次测试,我找打了鞭打这个奴隶合适的力度,现在我要对她进行十二次鞭打。”
抽打开始了,这次鞭打的力度比前五次都打,每一鞭都让鞭感到一阵剧痛。在皮鞭的抽动下,骊彤的身体不停的扭动着,显得十分性感和淫绯。终于,十二鞭抽完了,骊彤身上出现了鞭打的红印,导师的力度控制的很好,没有打出血。
这些围观的十二个少年,很多人下面有东西似乎都从裤子下面顶起来了。只有叫张牧之的少年,流露出了一丝担忧的神色。导师很敏锐的察觉到了张牧之的不同,但他只是狡黠的微微一笑。
“你们看到了吗?这就是适合的鞭打程度。接下来要鞭打你们的奴隶了。”
“还是要想我刚才做的那样,先鞭打几次,测试一下。我下来观察你们每个人的力度”
少年一个个开始了对自己女奴的鞭打。他们也是开始只打了三鞭,用的力很小,这些女奴还没有表现的多痛苦。导师检查了鞭奴一圈之后,叫他们继续提高力度。
“慢慢增加力度,注意鞭痕的变化。”
渐渐的,少年们挥鞭的力度增加了,这些女奴开始痛苦起来。而鞭子打在她们白嫩的肉体上,开始有轻微的红印出现。
“这就对了,继续。”
最后,到师对学员们的力度都满意了,他说道:“现在,你们每人鞭打自己的女奴12鞭,记住刚才的鞭痕,还有你们使用的力度。”
正式的鞭打开始了,一鞭又一鞭的抽打在鞭奴身上,女孩们开始从啜泣变成了痛哭,但她们都不敢大声喊叫,每个女奴都拼命忍着。
看着鞭奴这么痛苦,有些少年停下了鞭打。
“怎么停了?不要理会奴隶的哭叫,继续抽。”
于是,少年们又继续进行抽打。很多女奴身上的红印变得明显了,有些甚至出现了血印。
终于,12鞭打完了。
“我检查一下你们的鞭打成绩。”导师一个个检查着女奴身上的鞭痕。
“这几鞭打得不错,记住力度。”
“你所有鞭子都用得太轻,加重力度。”
“后面这几鞭力度太重,控制一下。”
导师检查完奴隶的鞭痕,对学员们一番指导之后,又来到骊彤身旁。他对所以学员说道:“这个奴隶早上没有排泄和清洗,刚才为她清洗的时候又再次发情,所以必须接受惩罚。而今天也是这个奴隶开始调教的第一课,所以我们将今天的鞭打和惩罚合并在一起做。“”
“现在,我将再鞭打这个奴隶12次,大家看好了。”
“啪,啪,啪”鞭子又无情的抽打在了骊彤身上,她拼命哭喊求饶,但导师毫无所动。
终于,12鞭抽完了,他转身看着学员们。
“导师,刚才她哭了,还在求饶!”那个刚才抽打过骊彤,名叫张牧之的同学说。
“我再强调一次,忽略掉这些奴隶哭喊。”
“鞭打并不仅仅是惩罚,还是对奴隶身心的改造。而高强度的电击才是惩罚奴隶最有效的工具。”导师扬起了手中的遥控器。
“如果不希望奴隶哭喊,那这次电击可以叫她们闭嘴。这个奴隶刚才的哭喊求饶让我不高兴了,所以我决定处罚她。”
看到他手里的遥控器,骊彤吓得魂不附体,拼命摇头。她现在不敢求饶和哭喊了。但导师还是冷酷的按下了遥控器的电击开关。
一阵强烈的电击从项圈遍全身,骊彤浑身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。电击持续了一分钟才停下。这次电击让骊彤感觉就是一次死里逃生。她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块吊着的淫肉,正在不住的大口喘气。
“现在我再抽她12鞭,看她还敢不敢哭叫了。”
接着又是12鞭抽打在骊彤身上,这次她咬紧牙关死死忍住,眼泪从美丽的双眼涌出。“你们看,现在奴隶就老实多了,所以记住,奴隶是需要惩罚的。现在,你们惩罚一下你们的女奴,我叫你们停才能停。”
学员听从了导师的指令,纷纷按下遥控器上的按钮。这些女奴脖子上的项圈相继亮起了红灯,这些女奴立即痛苦的抽搐起来。她们被电击了好几分钟才停下,这时鞭奴已经被电得快要休克了。
导师对这些少女的痛苦毫无怜悯,他让少年继续鞭打这些鞭奴。少年们在导师的指导下,对各自鞭奴的鞭打又进行了几轮鞭打。最后,少女们身上已经被打出了密如蛛网的鞭痕,一个个痛苦的啜泣着。
导师终于停止了对少女的鞭打,让男奴们把十二个鞭奴被装进箱子里送走了。这时已经到了午饭时间,他到着学员们一起去食堂吃饭了。
骊彤则没有去吃午餐的资格,她从房顶吊链上放下来之后,被要求一直跪在训导室后方。骊彤就这样一个人在训导室里不停地哭泣着。
骊彤跪在训导室里默默的哭着,过了一会听到教室门被打开了。她以为是导师和学员们都吃完午餐回来了,立即把头埋住不敢张望。但其实只进来了一个少年,他来到骊彤跟前停住了。
少年用双手捧起了骊彤的脸颊,用纸巾擦去了女奴眼里的的泪珠。这时骊彤看到,这个少年就是刚才鞭打过自己的那个叫张牧之少年。这个少年也望着骊彤,眼里满含深情。
“我喜欢你,我一定要要做你的主人。”
“您已经是奴隶的......”骊彤的话还没说话,这个少年的双唇突然紧紧的吻住了骊彤的双唇,让骊彤没有说出后面的话。
骊彤任由张牧之吻她,一来她是奴隶,主人做什么他都必须接受。二来这少年的吻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,反而在她成为奴隶,恐惧和无助弥漫全身的时候,这个吻还让她感觉到了一点点温暖。
第七章 爱恋
这个叫张牧之的孩子吻了骊彤很久才停下,他又紧紧盯着骊彤的眼睛说:“不论如何我一定要买下你,我要你只做我一个人的女奴。”话说完他又吻了一下骊彤,接着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饭盒。
“你一定饿了吧,我给你带了一些吃的。”
张牧之打开饭盒,这是孩子在食堂特地给她准备的午餐。因为骊彤的手被绑在身后,所以张牧之就用筷子和勺子一口一口的给骊彤喂着吃。
喂完之后,用纸巾擦干净了骊彤的嘴角。接着又拿出一瓶水,他把水倒进随身带着的一个杯子里,再用杯子喂骊彤喝。
水喝完之后,张牧之又搂抱住了她好一阵。这让骊彤心中感到了异常的温暖,同时也百感交集。这.......这个少年刚才是在对自己表白吗?这个孩子对自己这么温柔,是爱上自己了吗?天呐,怎么会这样。
张牧之一边搂着骊彤,一边轻轻的问道:“挨过鞭子的地方疼吗?”
她被一个13岁的孩子搂着,居然感到了一丝温暖。而这个孩子问的这句话,让她心中更是感升起了强烈的暖意。
“很疼的,主人,奴隶被打得好疼”骊彤用可怜的声音回答。
“我拿了一些药膏过来,可以止疼和修复皮肤。”说完张牧之又拿出了了一盒药膏。
“这里面有止疼药,生长因子和消炎药。”张牧之看了一下药膏上的说明书。接着他锉开药膏,把里面的药挤了一些在手指上。
他刚把药膏涂到骊彤被鞭打过的地方,骊彤就疼得缩了一下。
“很疼吗?”张牧之问。
“有一点”
“那我轻一点”
张牧之更轻柔的将药膏涂在了骊彤被鞭打过的地方。过了一会,疼痛感慢慢减弱了。
这时,教室门又打开了,老师走了进来。他看到张牧之正在温柔地给这个女奴涂抹药膏,露出了一丝微笑。他走过来对张牧之说:“下午不会鞭打她了,我帮你把他身上的绳子解开吧。”
说完老师就把骊彤困住身体和双手的绳子解开扔到了一边,这时骊彤身上因为勒得太久已经有了很深的勒痕
“疼吗?”张牧之看到这些勒痕,心疼的问道
“疼,主人。”骊彤用一双楚楚动人,眼泪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张牧之
张牧之又把药膏涂抹在骊彤被勒出勒痕的地方。很快,这一支药膏就用完了
“老师,我再买一只”张牧之对老师说。
“很贵的”
“没关系”
“好吧”说完老师走出门,去拿新的药膏搞去了。
看着这个孩子对自己做的一切,骊彤意识到,这孩子可能真的是爱上自己了
老师离开之后,张牧之又搂住了骊彤。这个十三岁孩子做的一切,竟然让骊彤感到有了一丝依靠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精彩评论2

傻狗狗 发表于 2022-5-11 20:08:25 来自手机
网调主,年龄22,入圈四年多有经验,可严可温柔,对m包容性强,不泄露m隐私,喜好控制,布置任务,羞辱,可最高限度开发m,不出现血腥元素,新手也可,加q1595839828,备注sm,你的年龄

 楼主| 黑暗的左手 发表于 2022-5-11 20:51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得怎么样,给个评价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xueshengnu 发表于 2022-5-12 00:35:1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还有后续吗,催更!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LuftWolf 发表于 2022-5-14 01:24:54
黑暗的左手 发表于 2022-5-11 20:51
写得怎么样,给个评价

挺好的,但是点不开你的主页

灬宀亻木厶木交 发表于 2022-5-14 05:52:13 来自手机
找个m,加QQ3247458585,可以先聊聊看,记备注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0关注

0粉丝

20帖子

发布主题

视频排行榜
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关闭

重要通知上一条 /1 下一条

手机版-Archiver- SM调教圈论坛 节点 - [SSL -02]

请遵守本网站服务条款并根据您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进行浏览! 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SM调教圈论坛 版权所有
条款及声明 TOS and Policy 18 U.S.C. 2257 Statement